<nav id="koqcq"></nav>
  • <dd id="koqcq"><nav id="koqcq"></nav></dd>
    <nav id="koqcq"><nav id="koqcq"></nav></nav>
  • <nav id="koqcq"><strong id="koqcq"></strong></nav>
    當前位置: 主頁 > 企業新聞 > 深度 > 昊華能源,虛增14億利潤遭股民維權背后:煤礦業務轉身艱難

    昊華能源,虛增14億利潤遭股民維權背后:煤礦業務轉身艱難

    深度2020-01-02 10:31 4233來源:互聯網
    昊華能源(601101.SH)一筆2015年購買的資產,為何時隔四年才發現是虛增資產? 2019年12月27日,京東方A公告稱,擬將所持的淏盛能源(鄂爾多斯市淏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100%股權以不低
    昊華能源(601101.SH)一筆2015年購買的資產,為何時隔四年才發現是虛增資產?
     
    2019年12月27日,京東方A公告稱,擬將所持的淏盛能源(鄂爾多斯市淏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100%股權以不低于7.76億元掛牌轉讓,該定價系基于淏盛能源所持5.1億噸煤炭資源價格以1.5元/噸計算。隨后,昊華能源12月27日晚公告,公司自查發現在2015年收購北工投持有的京東方能源30%股權時,對京東方能源標的估值存在錯誤,導致虛增凈利潤達14億元。公司還表示,將成立調查組,徹查錯誤產生的原因。
     
    自查來得如此巧合,昊華能源12月30日開盤跌停,報4.89元,總市值58.69億元。
     

     
    昊華能源:暴雷突如其來
     
    從4.5億的煤炭配置資源量到9.6億煤炭配置資源量之間的距離,只是一紙公告的距離。
     
    2011年10月,昊華能源披露公告稱,作價9億元收購京東方能源20%股權,當年公告顯示,京東方已在鄂爾多斯市設立了京東方能源,未來將配置的煤炭資源4.5億噸,并負責開發建設。2015年2月,昊華能源的公告顯示,公司出資17.2億元收購北京工業發展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京東方能源30%股權,京東方能源擁有巴彥淖井田9.6億噸煤炭配置資源量。
     

     
    直到時間又過去了四年,這件事的面紗才揭開:2019年12月26日京東方A公告,擬將所持的淏盛能源100%股權以不低于7.76億元掛牌轉讓,公告顯示,早在2015年1月,內蒙古自治區國土資源廳明確規定將京東方集團所獲得巴彥淖井田9.6億噸資源中5.1億噸配置給淏盛能源。
     
    這一函件早于昊華能源的公告:簡單來說,昊華能源僅僅擁有9.6億噸煤炭配置資源量中的4.5億噸。2019年12月27日,昊華能源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自查發現在2015年收購北工投持有的京東方能源30%股權時,存在2015年收購30%公告中資源量披露錯誤問題,多計5.1億噸資源量,導致公司資產和權益虛增,公司自2015年起合并口徑資產虛增約28億元、2015年當年歸母凈利潤虛增約14億元。
     
    公告一出,跌停是最起碼的尊重,新浪股民維權平臺已受到股民的維權申請。證交所也火速下發問詢,重點提出涉及信息披露不一致、重大會計差錯等5個問題,如:
     
    • 2015 年昊華能源與北京工投簽訂收購協議的具體內容,是否對收購標的京東方能源的實際配置資源量有明確約定;
    • 昊華能源于2015年收購京東方能源 30%股權前后,是否已知曉或理應知曉內蒙古自治區國土資源廳關于前述資源配置的函件?
     
    實際上,有投資者四年前就發帖對數據提出質疑,但這樣的烏龍事件為何還是直到四年后才隨著京東方A的公告姍姍來遲?
     
    昊華能源的年報中有這樣一句話: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為本公司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又是瑞華。此前,瑞華因審計項目康得新涉及重大違法而被立案調查,隨后,瑞華擔任會計師事務所的多家公司的IPO進程更新狀態為“中止”或“終止”審查。
     
    昊華能源:煤炭供過于求價格連年下挫 被迫出售資產遭質疑
     
    2015年,昊華能源正處于轉型期。
     
    當時的收購公告顯示,獨立董事研究認為,通過與京東方的合作,在內蒙地區建立新的接續基地,有利于昊華能源戰略意圖的實現,符合昊華轉移轉型的戰略要求,能夠為公司的戰略轉移提供優質資源儲備。
     
    但根據2015年報顯示,昊華能源實現營業收入65.71億元,同比下滑4.2%,實現歸母凈利潤5760億元,同比下滑68.49%,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28億元,同比下滑175.21%。
     
    實際上,昊華能源在獲得巴彥淖井田的配置資源量后隨即對其展開了利用。
     
    2015年5月,據《中國經營報》報道,昊華能源欲捆綁北京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深度介入北控位于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大路工業園的40億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氣項目。其中提到:北控“沒有煤礦,也不能去采礦”,昊華能源作為大股東的煤炭資源總量不低于10億噸的巴彥淖井田,與北控40億立方米煤制氣項目“距離不遠”。而2019年,昊華能源在鄂爾多斯境內的業績主要來自于已建成并投入運營了高家梁礦和紅慶梁礦等。
     
    此后的2017年,昊華能源由于以5萬元的價格出售旗下已經資不抵債的煤炭貿易子公司北京昊華誠和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遭受質疑,主要原因是:從2013年至2015年,昊華誠和的凈資產都在2億元左右,且這3年間每年的營業收入均超過了20億元。而在煤炭價格大幅上漲的情況下,昊華誠和卻在短短10個月內卻成了一家資不抵債的公司。
     
    對此,對昊華能源公告稱,自2012年動力煤價格不斷下挫以來,煤炭嚴重供過于求,誠和國際作為煤炭貿易商背負著沉重的資金壓力,業務不斷下滑,出現虧損。
     
    昊華能源:從煤礦業務轉身艱難 連續數年業績不佳
     
    2012年開始,昊華能源開始頻繁地接觸非洲煤業,后來又轉攻蒙西。2016年,昊華能源公告稱,擬按照“產量逐年遞減,礦井逐步停產”的方式,引導所屬京西礦區四個生產礦——長溝峪煤礦、木城澗煤礦、大安山煤礦、大臺煤礦,分別于2016年、2018年、2019年、2020年有序退出煤炭開采領域。此后,蒙西的礦產將接力京西四礦。
     
    而喊著轉型多年的昊華能源,依然以煤炭作為企業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
     
    實際上,從大環境看,在我國能源消費結構中,煤炭比重由2005年的72.4%逐漸回落到2018年的59%。以2018年全國能源消費總量46.4億噸標準煤計,能源結構優化相當于替代、減少煤炭消費4.6億噸。
     
    在去產能的影響下,2017年與2018年,昊華能源營收和凈利均實現同比增長,但目前來看,昊華能源又陷入了困境之中。
     
    昊華能源2019年第三季度報顯示,報告期內實現營收4,220,884,806.12元,同比下滑3.0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601,750,744.47元,同比下滑33.87%。
     
    此前,8月27日,昊華能源披露中報,公司2019上半年實現營業總收入27.2億,同比下降10%,降幅較去年擴大;實現歸母凈利潤4.5億,同比下降30%,具體而言,“煤炭”營業收入為24.4億,營收占比為85.6%,毛利率為59.7%。
     
    而在昊華能源的業績增長預期中,主要關注的就是其在內蒙擁有的高家梁礦、紅慶梁礦、巴彥淖項目。
     
    巴彥淖項目的不及預期,也許將讓原本就業績表現不佳的昊華能源陷入新的困境。

    ————————————

    原載 / 熱搜財經
    編輯 / 彭程

    熱搜財經原創發布,轉載請注明來源,否則視同侵權。

    上市公司PR人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