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koqcq"></nav>
  • <dd id="koqcq"><nav id="koqcq"></nav></dd>
    <nav id="koqcq"><nav id="koqcq"></nav></nav>
  • <nav id="koqcq"><strong id="koqcq"></strong></nav>
    當前位置: 主頁 > 企業新聞 > 要聞 > 趣頭條:被機構指責數據欺詐股價跌去八成 業務變現受阻

    趣頭條:被機構指責數據欺詐股價跌去八成 業務變現受阻

    要聞2019-12-20 17:58 6702來源:互聯網
    快,是始終圍繞著趣頭條(QTT.NASDAQ)的一個字。 高光時刻來得快:2018年9月14日,趣頭條赴美上市,趣頭條發行價7美元,開盤價9.1美元,一路飆漲,最高超20美元,創下中概股最快的2
    “快”,是始終圍繞著趣頭條(QTT.NASDAQ)的一個字。
     
    高光時刻來得快:2018年9月14日,趣頭條赴美上市,趣頭條發行價7美元,開盤價9.1美元,一路飆漲,最高超20美元,創下中概股最快的27個月上市紀錄。
     
    跌得也“快”,股價高歌猛進的趣頭條,又迅速轉入低谷。截至12月20日收盤,趣頭條報3.17美元/股,從今年3月份的18美元跌倒現在3美元出頭,趣頭條在9個月的時間里跌去了82.4%。
     

     
    當下沉的步伐變緩,趣頭條轉而宣傳內容生態建設。但內容生態的建設需要時間的磨礪,還處于“快”慣性下的趣頭條,慢得下來嗎?
     
    趣頭條被做空
     
    11月20日,拼多多發布了2019年Q3財報,第三季度的凈虧損額度超出市場預期,其中凈虧損也是如此,凈虧損達到3.267億美元,拼多多股價應聲暴跌近 23%,市值蒸發百億美元。
     
    作為資訊界的“拼多多”,趣頭條第三季度的成績單雖然沒有這么大的殺傷力,卻也不美麗。
     
    財報顯示,趣頭條第三季度季度凈營收14.07億元,同比增長44%;歸屬公司股東凈虧損達8.9億元,低于市場預期的凈虧損21.72億元,去年同期趣頭條虧損10.551億元。
     
    作為回饋,股價下跌了1%,看上去相對溫和的股價,放在更長遠的時間維度里看,卻是跌跌不休。
     
    從今年3月份的18美元跌倒現在3美元出頭,趣頭條在九個月的時間里跌去了82.4%。
     

     
    上周,一份針對趣頭條的做空報告,讓沉寂了一段時間的趣頭條再次回到公眾視野。
     
    據新京報報道,12月10日晚間,市場研究機構Wolfpack Research發布長達56頁的做空報告,指控國內資訊閱讀平臺趣頭條存在欺詐行為。
     
    報告稱,趣頭條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的文件顯示,其2018年營收達30.2億元,但該機構翻查趣頭條及其附屬公司提交的文件,發現其總收入只有24億元,在剔除趣頭條主要運營VIE主體和其內部“廣告代理”的詳細信用報告后,趣頭條2018年的收入只有7.89億元。此外,Wolfpack Research指出,趣頭條有將近50%的廣告投放來自于未公開的關聯方。
     
    對此,趣頭條回應稱,Wolfpack Research的做空報告有嚴重錯誤,完全背離了基本事實,趣頭條會在近日發出一份官方回應。
     
    十天過去,這一事件歸于沉寂,而趣頭條轉而大肆宣傳其發力強互動性內容,推廣旗下米讀等產品。
     
    目前的情況,不允許趣頭條慢下來處理其他事情,趣頭條還是得奔跑。
     
    趣頭條:轉型勢在必行
     
    看上去,趣頭條的三季度報可圈可點,營收高于公司此前的營收預測,凈虧損低于市場預期。
     
    然而,在相對好看的數據背后,顯示出趣頭條的疲態。
     
    首先,是持續的虧損。
     
    根據財報顯示,本季度歸屬公司股東凈虧損8.9億元,低于去年同期虧損10.55億元。至此,趣頭條已經連續五個季度虧損,總金額近36億元。
     
    錢花去哪里了?
     
    招商證券在研報中指出,通過金幣激勵用戶并增加粘性,高額的成本拖累了趣頭條的營收,使得趣頭條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通過財報可知,趣頭條第三季度銷售及營銷成本為15.03億元,同比增長43.9%,銷售費用占公司營收比例為106.8%,較今年第二季度的95.4%回升。
     
    從數據來看,用戶獲取支出高達7.88億元, 用戶積分成本支出5.36億元。
     
    簡單來說,趣頭條需要不斷地獲取用戶,且用戶獲取速度不能停滯,同時得不斷地推出更多的玩法,吸引與盤活存量用戶群體。
     
    但事實上,趣頭條的金幣返現系統下,大部分客戶是沖著賺錢來的,錢多就留存,錢少就離開。這一點,也會給趣頭條目前所要構建的內容生態帶來困擾。
     
    趣頭條創始人譚思亮曾總結過一個財務模型:“M”指用戶產生的廣告收益,“N”代表對用戶的激勵,只要“M>N”,公司就能賺到錢。
     
    在不斷激勵的情況下,趣頭條需要不斷地提升M,簡單來說,趣頭條不能慢下來。
     
    趣頭條:不斷摸索不斷解散
     
    依靠“網賺”模式崛起的趣頭條,也在很長的時間跨度里把自己困在了這一模式中,而隨著新的走路賺錢、睡覺賺錢等產品出現,趣頭條面臨著的是難以降下來的高昂成本。
     
    大眾關心的,是趣頭條的未來。
     
    可以窺見的是,為了多元化變現,趣頭條正在推出更多的產品。
     
    比如說,米讀,同樣根據“免費+廣告”的模式進行推廣。據新浪財經此前報道,2019年初,米讀的日活數達到500萬,3月份超過600萬,10月份超過800萬。
     
    然而,米讀曾被要求針對傳播網絡淫穢色情出版物等問題進行嚴肅整改。米讀宣布從7月16日開始12時起停止更新、停止經營業務3個月,米讀,走向了趣頭條的困境。
     
    此外,趣頭條同時鎖定短視頻,想要實現娛樂性更強的短視頻。但目前為止,資訊閱讀產品趣頭條和免費閱讀產品米讀帶來的廣告營收是其收入主要來源。
     
    顯然,這些還不夠,趣頭條必須不斷拓展變現的邊界。
     
    今年3月,趣頭條在App內悄然上線了貸款超市,為現金貸產品進行導流。9月30日,趣頭條運營方上?;治幕瘋鞑ビ邢薰旧暾堊?ldquo;趣借”、“安心借”等商標。
     
    但11月初,也有多位用戶在職場社交平臺脈脈發帖稱:“聽說趣頭條金融部門解散了”、“據說金融部門被裁了,30多人”、“大部分內部轉崗了”。
     
    實際上,趣頭條的嘗試遠遠不只這些。據連線Insight的報道,在趣頭條APP之后,趣頭條還上線過米讀小說、六六視頻、趣多拍、悠趣直播、趣鍵盤、萌推、熱點段子等多個品類,但除了米讀在市場上有些聲量外,其他產品并沒激起什么水花。
     
    伴隨著新業務的不斷出現與消亡的,還有人事變動,而這主要集中在中層領導團隊。
     
    當迅速增長的瓶頸與內耗的增加相重疊,趣頭條顯然陷入了循環之中:速度慢不下來,品質難以上去。

    ————————

    原載 / 熱搜財經
    作者 / 彭程

    熱搜財經原創發布,轉載請注明來源,否則視同侵權。

    上市公司PR人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