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koqcq"></nav>
  • <dd id="koqcq"><nav id="koqcq"></nav></dd>
    <nav id="koqcq"><nav id="koqcq"></nav></nav>
  • <nav id="koqcq"><strong id="koqcq"></strong></nav>
    當前位置: 主頁 > 企業新聞 > 要聞 > “史上最低過會率”下現漏網魚 越博動力IPO業績變臉內情

    “史上最低過會率”下現漏網魚 越博動力IPO業績變臉內情

    要聞2019-05-14 11:13 161來源:未知
    科創板和注冊制改革持續推進的同時,核準制下的一些次新股卻出現了業績變臉。 上市剛剛滿歲的越博動力(300742.SZ)5月1日披露的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2018年歸母公司凈利潤為2121.18萬
    科創板和注冊制改革持續推進的同時,核準制下的一些次新股卻出現了業績變臉。
     
    上市剛剛滿歲的越博動力(300742.SZ)5月1日披露的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2018年歸母公司凈利潤為2121.18萬元,同比下降達77.50%,扣非后凈利潤更是出現了多達4023.19萬元的虧損;2019年一季度,越博動力的歸母凈利潤更是出現了規模達1603.31萬元的首個季度虧損。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剛滿一周年的越博動力,是在有史以來過會率最低的2018年1月份通過發審委審核的;Wind數據顯示,當月IPO過會率不到40%。
     
    彼時,有“大發審委”之稱的第十七屆發審委治下的審核嚴厲程度,以及后續提出有關盈利要求的窗口指導,至今仍然不少發行人和保薦機構心有余悸。在如此嚴格的發審會審核周期中,如今業績變臉的越博動力當初緣何能夠幸運過會,無疑正在引發業內的高度關注。
     
    業績斷崖
     
    作為一家提供新能源車動力總成系統研發和生產的企業,越博動力的業績變臉,并不在市場預期之內。
     
    據公司此前預告稱,公司2018年有望實現歸母公司凈利潤0.85億元至1億元,但隨后公布的最終業績的直線下降卻讓人大跌眼鏡。
     
    營業收入的斷崖式減少,是越博動力利潤下滑的直接原因。
     
    越博動力年報顯示,其上市前的2015年至2017年營業收入分別為3.52億元、6.54億元和9億元,呈不斷增長趨勢;而在2018年中,其營業收入直降為4.93億元,同比減少達45.22%。
     
    銷量的下滑是影響營收的直接因素。年報顯示,2018年越博動力主要產品純電動動力總成系統銷量僅為14319套,較2017年銳減51.43%,而生產量也同時銳減36.89%。
     
    對于銷量的大幅下滑,越博動力解釋之一是公司在確認收入時點上與審計機構存在不一致所致。
     
    “公司年度報告的實際業績與前期披露的業績快報金額相比出現較大的差異,主要原因系公司部分收入確認時點與審計收入確認時點存在不一致,審計謹慎原則調減了部分營業收入,從而導致凈利潤降低。”越博動力表示。
     
    但查閱其年報和去年上市的招股說明書能夠發現,其商品銷售的收入確認方法均為同一表述:“根據銷售合同約定,本公司于客戶簽收貨物后確認收入,或本公司將貨物運至客戶指定地點并在客戶領用后確認收入。”
     
    “確實有可能存在這種情況,例如貨品運輸途中,有時還會按照存貨來計量,但如果是時點確認差異帶來的差錯,那么一個季度的延期沒有被確認的收入肯定也會得到確認了。”一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審計人士表示。
     
    可即便在2019年一季度,越博動力的存貨規模不降反升——一季報顯示,2019年3月末越博動力存貨規模達2.06億元,較去年底增長356.24萬元。
     
    這也讓越博動力去年的虧損狀態在今年一季度得到了持續。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該公司營收同比下滑高達86.97%,歸母凈利潤、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分別虧損達1555.54萬元和2386.66萬元。
     
    對此,博越動力的解釋是,“受新能源汽車2019年推廣政策調整、技術要求變化以及產業整合的影響”,而公司正在配合客戶進行產品結構調整。
     
    這一表態似乎與行業整體情況并不一致。據中期協數據顯示,今年1-3月份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分別同比增長156.9%和154.3%,工信部新聞發言人日前更表示,將研究更多優惠措施加快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
     
    5月7日,業績變臉的越博動力收到了深交所的問詢函,要求其對業績下滑、信披數據差異、壞賬計提、存貨激增等問題進行說明,但截至記者截稿前,越博動力尚未對上述問題做出解釋。
     
    值得一提的是,越博動力的保薦券商為長城證券,就在越博動力上市同年,長城證券亦在大發審委審核下過會并完成IPO。
     
    上市往事
     
    作為成功IPO僅一年多的創業板公司,越博動力的上市背景并不簡單。
     
    資料顯示,越博動力的IPO申報在2018年1月3日完成過會。但在同一時刻,有“大發審委”之稱的第十七屆發審委已執掌IPO發審會近三個月。大發審委也一度被業內形容為“史上最嚴審核團隊”。
     
    過會率更是直線下降,據Wind數據統計顯示,2018年1月份IPO審核通過率僅為36%,較2017年同比下降45.63個百分點,幾乎是IPO有史以來通過率最低的一個月份。
     
    就在越博動力上市后20天的1月23日,IPO發審會更是出現了罕見的“7過1”現象,成為那一時期IPO過會率直線下降,審核力度趨嚴的鮮明腳注。
     
    與發審委的從嚴“鐵面”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越博動力的上市速度之快。
     
    公開資料顯示,越博動力的前身南京越博汽車電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隨后僅僅在2013-2015年三個會計年度就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45.86萬元、389.21萬元、2635.19萬元。
     
    正是利用這三個會計年度的業績財報,其2016年就提交了IPO的申報材料并獲得受理。提交材料當年,越博動力的歸母凈利潤更是增長至8186.51萬元。
     
    從2012年成立,到2018年上市成功,越博動力只用了不到6年時間,幾乎成為了國內從設立到IPO間隔時間最短的企業之一,但這一光環卻未能掩蓋越博動力上市首年業績隨之變臉的尷尬。
     
    值得一提的是,越博動力2014年以來的5年多時間,其經營活動凈現金流從未轉正,而今年一季度的凈現金流出更是高達1.85億元,超過2018年全年。
     
    在業內人士看來,越博動力的案例證明大發審委治下對企業持續盈利能力一度提出的高標準要求,的確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企業質量,但“最嚴審核下”較高的否決率并不能完全避免上市企業的業績變臉問題。
     
    “目前的核準制邏輯是要保企業就有盈利能力的,但世上最嚴的審核卻仍然出了漏網之魚。” 上海一位資深投行人士表示,“其實市場此前將更高的否決率比作監管從嚴的代表,從過程來看可以認為發審委在對待企業盈利能力等方面更加審慎了,但事實證明,這種對待盈利能力的審慎態度并不能在結果上讓上市公司有更確定性的質量保證。”
     
    “這也說明針對企業盈利的判斷應該更多交給市場,而更多對信息披露、合規治理、運營方面加強關注,才是未來IPO審核朝著注冊制方向改革的趨勢。”上述投行人士坦言。
     

    上市公司PR人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