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koqcq"></nav>
  • <dd id="koqcq"><nav id="koqcq"></nav></dd>
    <nav id="koqcq"><nav id="koqcq"></nav></nav>
  • <nav id="koqcq"><strong id="koqcq"></strong></nav>
    當前位置: 主頁 > 上市IPO > IPO動態 > 原創| 比特大陸:吳忌寒、詹克團雙CEO撕破臉,估值900億的獨角獸轉型路太長

    原創| 比特大陸:吳忌寒、詹克團雙CEO撕破臉,估值900億的獨角獸轉型路太長

    IPO動態2019-10-31 17:54 7823來源:互聯網
    一次講話,讓沉寂已久的區塊鏈再度成為熱點,從數字貨幣到區塊鏈概念股都在用喜人的漲幅宣告一場狂歡。 在這場狂歡中,全球最大礦機生產商比特大陸釀造了一起突然的人事變動。
    一次講話,讓沉寂已久的區塊鏈再度成為熱點,從數字貨幣到區塊鏈概念股都在用喜人的漲幅宣告一場狂歡。
     
    在這場狂歡中,全球最大礦機生產商比特大陸釀造了一起突然的人事變動。
     
    10月29日,比特大陸創始人之一吳忌寒以比特大陸集團董事會主席、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的身份,向全體員工發送郵件,宣布解除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即刻生效。
     

     
    6年前,吳忌寒與詹克團成立比特大陸。然而企信寶的最新數據顯示,就在數天前的10月28日,比特大陸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團變成了吳忌寒。
     
    這是傳出創始人不合消息后的一年時間里,比特大陸第二次有這么大的人事變動。
     
    上一次,是今年的3月份,董事會任命王海超擔任CEO,結束了此前比特大陸“雙CEO”的模式。
     
    就在比特大陸人事震蕩的同一天,其競爭對手全球第二大比特幣礦機廠商嘉楠耘智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了招股文件。據報道,一周前,比特大陸也已向SEC秘密遞交了上市申請。
     
    這一次的上市競賽能否有答案還未知,但上市過程中攔路虎不少。
     
    比特大陸內憂外患
     
    2018年9月,在取消IPO的傳聞中,比特大陸向港交所遞交了IPO招股書。
     
    上市成功的消息并沒有傳來,但此后創始人之間不和、大規模裁員等傳聞困擾著比特大陸。
     
    上市的失敗,或許是推動比特大陸走向后來的人事變動的重要因素。
     
    2019年3月26日,比特大陸發布內部信,宣布了公司管理組織架構的調整。董事會任命比特大陸產品工程總監王海超擔任CEO,詹克團繼續任公司董事長,吳忌寒任公司董事。此前,比特大陸采取的是“雙CEO”模式。
     
    這一天,也是比特大陸2018年向港交所遞交的招股書過期失效的日子。
     
    當時的報道顯示,詹克團與吳忌寒兩人存在分歧,這導致了比特大陸沒能在牛熊切換中聚焦業務。
     
    創始人之間的矛盾還在繼續,10月29日,詹克團還以比特大陸的名義,在深圳舉行了第三代智能服務器SA5的發布會,但他已經被踢出局了。
     
    根據吳忌寒的反應來看,這是一場難以調和的矛盾。吳忌寒對員工表示,比特大陸任何員工不得再執行詹克團的指令,不得參加詹克團召集的會議,如有違反,公司將視情節輕重考慮解除勞動合同;對公司經濟利益造成損害的,公司將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責任。
     

     
    創始人長期戰略不合的比特大陸,此時面臨著內外交困的局面。
     
    向內,是創始人間的內斗還沒有結束;對外,是比特大陸的競爭對手們窮追不舍。
     
    神馬礦機目前被看成是比特大陸的一大威脅。有意思的是,神馬礦機的創始人楊作興曾經就是比特大陸的核心技術員工。
     
    2016年6月,比特大陸推出螞蟻S9,并成為比特大陸的銷量之王。在更新迭代迅速的礦機行業,最初是螞蟻S9的供不應求讓神馬礦機有了崛起的機會,后來是比特大陸新礦機的市場反應不足,失去了部分客戶。
     
    今年4月,比特大陸推出螞蟻3 款礦機,配備了第二代 7nm BM1397采礦芯片,今年7月,據臺媒《經濟日報》報道,比特大陸向臺積電追加一批新訂單。然而,芯片的產能問題也是一大硬傷。
     
    比特大陸:轉型是一大難題
     
    對于礦機行業來說,比特幣的價格會直接影響到比特幣礦機的市場需求和價格。
     
    比特幣市場的不確定性,是擺在所有礦機企業面前的一大難題。因此,一眾礦機企業向人工智能芯片業務轉型。
     
    2016年開始,比特大陸在主營業務——比特幣挖礦專用的ASIC礦機芯片設計的基礎上,開發了AI專用芯片。
     
    從2017年中到2018年,比特大陸的員工數暴漲,主要是由于比特大陸將AI芯片作為全力開拓的新業務。
     
    在比特大陸今年3月份的人事變動中,內部信中寫道:“未來三五年,數字貨幣與區塊鏈行業的市場空間將更大,人工智能算力的市場空間同樣也是巨大的。
     
    實際上,在數字貨幣的牛市行情中,礦機芯片可以為人工智能芯片帶來的龐大現金流,但在熊市,主營業務一旦停滯,新業務的研發就會成為一大問題。
     
    根據2018年遞交的招股書數據, 2015—2017 年,比特大陸礦機分別銷售23萬臺、26萬臺、162萬臺,銷售額分別占總營收的78.6%、77.3%、89.9%,2018 年上半年,銷售256萬臺,礦機銷售占比為 94.3%。
     
    但與此同時,比特大陸生產的礦機的毛利率,分別為52.0%、54.5%、48.2%,2018年上半年下降為36.2%。
     
    礦機行業的轉型之難,從嘉楠耘智的招股說明書中可見一斑。
     

     
    嘉楠耘智招股書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嘉楠耘智凈收入為2.89億元,虧損3.31億元; 2017年,公司分別實現凈收入13.08億元,凈利潤3.76億元,2018年,凈收入27.05億元,凈利潤1.22億元。
     
    2019年上半年總收入同比下滑85.2%。同樣是在2016年,嘉楠耘智開始向人工智能芯片業務轉型,但今年上半年,公司AI相關產品僅實現了50萬元的收入。
     
    不轉型,不確定性太大;轉型,前路漫漫。
     
    比特大陸:礦機企業上市艱難
     
    2019年1月23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港交所總裁李小加獨家對話騰訊新聞《潛望》時表示:
     
    “對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則是上市適應性(suitability)。擬上市公司給投資者介紹出來的業務模式是否適合上市?比如說過去通過A業務賺了幾十億美金,但突然說將來要做B業務,但還沒有任何業績?;蛘哒fB的業務模式更好,那我就覺得當初你拿來上市的A業務模式就沒有持續性了。還有就是監管之前不管,后來監管開始管了,那你還能做這個業務,還能賺這個錢嗎?”
     
    這被認為是比特大陸IPO失敗的重要原因。實際上,除了比特大陸外,嘉楠耘智也頗為坎坷。
     
    2016年,A股上市公司魯億通(300423.SZ)曾擬以約30.6億元收購嘉楠耘智100%股權,最終收購終止;2017年8月,嘉楠耘智試圖在新三板掛牌上市,恰縫國內加密貨幣市場監管趨嚴,最終放棄;2018年5月,嘉楠耘智沖擊港股IPO,最終失敗。
     
    虛擬貨幣市場與政策的不確定性,是礦機行業上市路上的攔路虎。除此之外,業務轉型是一個更大的難題。
     
    2018年8月7日,比特大陸完成B+輪融資,估值人民幣990.45億元。但一家估值900億元企業,營收主要來自于不確定性太強的礦機銷售,而另外三大業務:自營挖礦、礦池運營、礦場服務在2018年上半年分別只貢獻了總收入的3.3%、1.5%、0.8%。
     
    比特大陸仍然占據著礦機的主市場,但礦機行業的更新換代,很難讓比特大陸有足夠的精力、財力研究人工智能芯片。而在礦機市場,資金流、產能、技術更新,每一樣都在拷打著企業。
     
    在這樣的情況下,上市是一項迫切的要求,但礦機行業存在的那些問題,又成了上市的隱憂。

    ————————

    原載 / 熱搜財經
    作者 / 彭程

    本文為熱搜財經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文章來源和作者。

    IPO動態推薦

    上市公司PR人社群